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叶蓉在乡下

转眼已经到了深秋,天气的转凉使得叶蓉不得不换上了秋裤,遮挡起洁白
暇的玉腿,身上的短袖薄衫也换成了长袖毛衣,领口也收上了不少。但这并妨碍
叶蓉展示美貌,紧身塑形的羊毛衫,衬托出丰满高耸的乳房,黑色修长的毛裤,
显得叶蓉的大长腿更加迷人,加上叶蓉独特的气质,迷倒一切男人的高颜值,她
依然是这个美女如云的公司里最光彩夺目的一个。

  只是谁都不知道,这个外表清纯可人、端正温柔的公司高管,私下时是个淫
荡到极点的贱货,而且最喜欢和那种丑陋、粗俗的男人做爱,甘愿接受他们的凌
辱。只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持自己的清纯形象,唯有在确保
不会被同事们知道的情况下,才会寻找机会满足自己的淫欲。

  公司响应政府的扶贫号召,在乡下开了一处分厂,并招募了当地的农民做工,
解决当地农民就业,增加他们的收入。但开厂以来,效率低下,次品率高,公司
高层看法不一,有人认为是农民懒惰,有人认为是农民的技能不足,也有人认为
是管理不到位。董事长很是头疼,于是派自己最信任的叶蓉去分厂视察一下。叶
蓉早就想到农村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一口答应了。

  下乡的路况真的很不好,比想象的难走。叶蓉开了一天的车,到达分厂时已
经是晚上了。叶蓉想先自己看看分厂的情况,做到心中有数。于是不顾天色已晚,
独自一人走到分厂门口,遇到两个赤裸着上身、长像丑陋的男人,似乎是门卫。

  【好美啊!】两个男人看着叶蓉走来,几乎看痴了,也难怪,乡下人除在在
年画和挂历上看过一些衣着暴露的模特,哪里见过什么真正的美女,更何况是叶
蓉这样相貌出众、万中挑一的真正美女。

  叶蓉皱了皱眉头,怎么找来这样的人做门卫,估计是附近的农民。

  【请问,我可以进去看看吗?】叶蓉礼貌地问。

  【美女,你是谁啊,好像不认识你啊  】说话的是个猴一般精瘦的男人,
又矮又瘦,两眼几乎定了光一样看着叶蓉。

  【我是公司派来的人,想进去看看  】叶蓉很喜欢他们色色的表情,虽然
已经习以为常。

  【财哥,我没看错吧,可真是个美人啊,太漂亮了,简直是个仙女,想不到
这么黑心的公司,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另一个男人看着叶蓉几乎要流下口水。
他高大魁梧,眼睛却很小,样子特别猥琐,看他的表情,似乎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这话让叶蓉犯了难,人家夸自己漂亮,本应该说声谢谢,可后来又说自己的
公司是黑心公司,说谢谢又不妥当。

  【阿健,别瞎说,人家可是公司白领呢  】阿财殷勤的哈着腰,打开了门,
【您别见气,他就这么个人  请进请进,阿健,你去给这位经理带个路,她说
到哪就到哪。】

  【谢谢,就带我到生产区、成品区、包装区看一看就行了。】叶蓉没想到这
两个门卫这么轻易的就让自己这个陌生人进入厂区,还给带路。

  【这个  美女  你怎么这么晚来啊,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再说,
这厂子里有什么好看的。】阿健打着手电筒给叶蓉带路。

  【哦,我只是随便看看。】叶蓉一边敷衍着,一边四周看着。厂区的灯光很
暗,很多地方不符合要求,看来的确是管理问题。

  【你怎么一个人来啊,咋不叫厂里管事的人来陪你?】阿健在前面带路,七
拐八弯的,越走越黑。

  【他们不知道我来,我也不想他们陪着。】叶蓉被带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感觉有些不对劲,【你把我带哪儿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的快活窝!】阿健的语调变得轻浮起来,一把抱住叶蓉。哎,好
大的力气呀!叶蓉心里一阵阵激动,好久没有跟这么强壮的男人接触了,他手臂
上的肌肉好结实,勒得好紧,很有感觉;他胸部的肌肉更是健壮,被他这么抱着,
好有压迫感;他呼出的气息有种男人特有的味道,喷在耳边痒痒的,真是个不错
的男人。叶蓉一向对这种没文化、没长相、没地位的粗鲁男人有兴趣,也愿意让
对方见识自己的骚劲,但前提是不能让自己的同事发现。这个阿健是厂里的职员,
若是勾引他,明天自己视察工厂时有可能会被认出来的。

  【啊!你!放开我!】叶蓉挣扎了一下,一点用都没用,而且一双大手已经
摸到自己胸前。

  【嗬,奶子不小啊,你们公司的娘们是不是都是大奶子啊。】阿健轻浮的调
戏叶蓉,而叶蓉却很受用。不过比起【娘们】这个词,叶蓉更喜欢骚货之类的称
呼。

  【快放手,我要喊人了!】叶蓉提高了声音。

  【厂里一个人都没有,你喊谁去。】阿健把叶蓉放倒在地上,开始脱叶蓉的
衣服,【要怪就怪你长得太漂亮了,嘿嘿,今天晚上有的乐了,哈哈哈。】

  叶蓉心里十分矛盾,刚才自己已经说了是公司派来的人,这个阿健还敢这样,
真是个大胆的男人,好喜欢啊。搁在平时,叶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就范】了,
可明天自己还要视察工厂,被他认出来就不好收场了。

  这时阿财跑了进来,他看到阿健正在脱叶蓉的衣服,大惊失色,【阿健!你
要干什么!快放开她。】

  【财哥,我的事你别管!】阿健冲着阿财吼道。

  【你疯啦!她可是总公司派来的人!】阿财一把推开阿健,叶蓉心想这个阿
财真是多管闲事。

  【财哥,这么漂亮的娘们,跟仙女似的,错过了恐怕再也没机会了。】

  【你玩再多女人我都不管,可这个女人碰不得,她可是总公司的人,看她样
子八成是个高管,是公司里的大官呢,你干了这事可是要开除你的,福哥跑了那
么多关系才给你找来这份工作  】阿财苦口婆心。

  叶蓉心想这个阿财真讨厌,男人嘛,要么就一起来,要么就别拦着,人家下
面好像都有点湿了。

  【这么漂亮的妞,福哥见了也忍不住要上!】阿健冲了过来,将阿财摔了个
大跟头,【财哥你挡不住我的,别白费劲了,我也不欺你,等我玩过了,你也上
她就是了。】

  阿财的确不是阿健的对手,被摔在地上,气喘虚虚地看着阿健脱叶蓉的衣服。

  【财哥,你看,她奶子多大、多圆啊。】阿健没几下就扯下了叶蓉的白衫,
接着又摘下了叶蓉奶罩。叶蓉见他动作熟练,很是喜欢,只是象征性的稍微反抗
了一下,就顺着让他脱下来了。

  阿财看到叶蓉的奶子,瞪大了眼睛,不说话了。是啊,叶蓉的奶子很大很翘,
像两座非常漂亮的小山峰,而且跟纤瘦的身体不成比例,显得特别显眼,见识过
的男人都夸她的奶子是极品。

  阿健又用手抓了一把,【很结实啊,很有肉感,财哥,你摸摸,包你没玩过。】
阿健拉过阿财的手,摁在叶蓉胸口。

  【嗯,的确很结实,又大又挺,真材实料的极品奶子。】阿财迟疑着说。

  叶蓉心想,我的乳房当然是真材实料了,你的判断没错,便宜你们两个了,
快用力挤吧,我喜欢挤的感觉。

  【财哥,这黑心公司当我们是看门XX。今天咱哥俩操了她,就当是报复!怎
么样!】阿健劝道。

  叶蓉心想,公司是在扶贫好不好,不想干就别干。想操我干嘛找那么多借口,
我又不是没被强暴过。叶蓉长相甜美,看上去清纯无比,可骨子里却很淫贱,现
在她已经拿定了主意要好好玩一玩,但不能主动勾引他们,得是他们强暴自己,
这样就算被发现,也好说一些。大不了再反抗一下,做做样子。这个阿财最好是
一起上我,要是磨叽,就闪一边别碍阿健的事。

  【嗯,你们就这屌丝样,除了看门,还能干什么?】叶蓉故意气他们。

  【你  你  你  】阿财果然暴怒,【这可是你自找的,贱货!】

  阿财【腾】的站了起来,一把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一根
红褐色的肉棒挺立在叶蓉面前,很粗壮,有股浓烈的骚腥味,这正是叶蓉喜欢的
肉棒啊。叶蓉目测了一下尺寸,估计这根肉棒如果完全勃起,说不定能直接插进
子宫。

  【阿健,这娘们儿太狂了,今天是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你去弄两个套来!】
阿财撸了撸自己的肉棒。

  【怎么,财哥你怕把她肚子搞大?】

  【你忘啦,上次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事后人家寻死觅活的,多麻烦。】

  搞大就搞大呗!叶蓉恨不得说出来。被操过那么多次,也没见谁用过套,而
且我运气一直不错,内射次数那么多只怀过两次,概率很低。就算被搞大肚子又
怎么样,我又不用你们负责,我自己找个医院解决一下就是了,说不定还能跟医
院的护工保安爽一夜,最好是像上次那样被操得流产最省事。

  【财哥,我看是你想支走我先上她吧。你心眼真多,我才不上当呢。】阿健
伸手扒叶蓉的裤子。叶蓉手上推着阿健,做着反抗的样子,腿却不由自主顺着方
向,任由阿健把裤子扒下来。

  【这娘们的腿真白真长。】阿健贪婪的抚摸着叶蓉的玉腿。

  叶蓉轻轻推着阿健,想着怎么做才像是被强暴,唉,平时骚惯了,现在装清
纯真费劲!很快,内裤也被扒了下来,紧跟着,双腿也被阿健强行分开了,一根
又热又硬的大肉棒插进自己的阴道,嗯,这是阿健的肉棒,尺寸也不小,一下子
就把阴道塞满了。

  【真他妈的紧!这么漂亮的妞,我一辈子都没玩过,这逼还这么紧,估计刚
破处不久。】阿健已经开始抽插了。

  阿财抚摸着叶蓉的奶子,粗糙的大手从下而上的挤着,最后捏住叶蓉的奶头
向外拉。叶蓉虽然觉得刺激,但还是觉得他有些慢,不太喜欢,真想开口叫他快
点,再使点劲,可是又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的淫荡,只能忍着。嗯,奶子上的感
觉好舒服,奶头都激起来了。

  【真大,真圆,真结实  】阿财一边赞叹着,一边低下头含住了叶蓉的奶
子,用手挤着、捏着。手上和嘴里的力道逐步加大。

  【啊  】叶蓉刺激着叫出声来,但她立刻咬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声。叶蓉自从上初中开始淫乱,一直都是相当配合男方,从来没有被强暴的快感。
上高中时,老师让一个差生到她家里补习功课,而这个差生是个劣迹斑斑的小色
狼,欺负过不少女同学。那天正巧叶蓉父母不在家,叶蓉觉得机会难得,就决定
勾引他,感受一下被强暴的感觉。她故意解开胸前两只纽扣,紧挨着他把自己的
胸部朝他身上蹭,没费什么事就成功的使这个差生兽性大发对自己施暴了。可惜
太过激动和紧张,被强暴时,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下,结果好好一场强暴变成了
自己的淫乱秀。事后那个差生又来自己家里几次,叶蓉只是礼貌性的让他又上了
几次,却再也没有被强暴的感觉了。

  【这次,这次可不能再出声了,可是,可是被强暴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叶蓉强忍着快感,满怀期待的看着这两个农民,既希望他们对自己更粗鲁些,又
希望自己不要兴奋的失控,脸上还要装出惊恐胆怯的表情。

  【求求你们,快放开我,我不要被你们强暴,你们,你们这些乡下农民好脏!】
叶蓉故意刺激他们。

  【操!这娘们居然还敢瞧不起我们!】阿健大喝一声,猛的一插,硕大的龟
头一下子就滑进了宫颈。阿财也很生气,他双手擎住叶蓉的两只奶子,用力一挤,
差点挤出奶来。

  【痛啊!痛!】叶蓉叫了起来,阿财将叶蓉的双手摁住,不让她反抗。叶蓉
心想我还不想反抗呢,这下用不着装样子了。

  【这逼太紧了,太美妙了,太爽了  】阿健哼着加快了抽插速度,但不是
每一下都刺进宫颈,他很有技巧,或三浅一深,或一浅两深,没有规律,叶蓉根
本不知道哪一下会插中自己花心,加上阿财手特别粗糙,抓在乳房上的特别刺激,
叶蓉很快要高潮了。

  啊,这个阿健太有技巧了,好想呻吟,真的好想叫出声来,可是叫出声来就
会让他们知道我很贱很耐操了,就会被他们发现我的淫荡了,更不会有强暴的快
感了。叶蓉痛苦极了,忍着自己的高潮不是件容易的事,脸上表情非常复杂,而
阿健和阿财却以为她是因为受到强暴而痛苦的,更开心了。

  真讨厌!这个阿财手不够大,没法抓住整个乳房,啊,阿健的肉棒又刺中我
花心了,插进宫颈了,又拨出去了,到底哪下是用力插、啊下是浅浅插的呀,分
不清啊。真是太刺激了,不行,我要高潮,我忍不住了,让他们知道就知道吧,
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辞职不干了,去做妓女就是了,我本来就很想做妓女啊,
我再忍一下,就再忍最后一下,然后我就大声呻吟、叫床、叫春,让他们知道我
是个贱货烂逼,要在这里开始卖淫,啊啊啊,唉,咦,怎么,是射了?

  阿健的确射了,他一连射了五六波精液在叶蓉的阴道里。叶蓉非常遗憾,为
什么不射子宫里呢,精液烫子宫的感觉最好了,而且还容易搞大我的肚子呢。

  【阿  阿健,这不像  不像你啊,才才才几  分钟,就射了?】阿财
疑惑的看着阿健。

  【这小妞的逼太紧了,真太紧了,真是爽上天了,极品!】阿健抽出肉棒,
上面还有精液向下流。叶蓉看着好想舔一舔啊,可是,唉!

  【下面轮我了,我上,我喜欢走后庭!】阿财将叶蓉翻了个身。

  叶蓉并不喜欢插后庭,她希望这两个男人轮着来插逼,但现在她要装作被强
暴的样子,所以不能提要求,只能接受走后庭了。

  【饶了我吧,我已经被你们那个过了,放了我吧。】叶蓉一边翻身一边哭求。

  【对呀,已经被操过一次了,再操一次也无所谓的。】阿健无耻的笑着,
【财哥喜欢插屁股,你满足他一下,我们就放了你。】

  【呜  你们不要骗我  】叶蓉哭着撅起屁股。

  【这妞姿势真好,用不着我教就会!财哥,你运气真好,拣这么个会肛交的
妞。】阿健用叶蓉的胸罩擦拭肉棒上的精液。

  叶蓉心想,我虽然不喜欢肛交,但姿势绝对是标准的,而且会根据男人的身
高体形姿势自动调整最适合插入的角度。只要是男人想得出的姿势,叶蓉全部解
锁,而且逐一认真研究和反复练习,然后在实战中用心体验。绝对能满足男人的
任何要求。

  【痛啊!痛!】叶蓉后庭被插入后,她疼得叫了起来,流下了真实的眼泪,
这不是装出来的。两个男人哈哈大笑。叶蓉不明白为什么有些男人会喜欢肛交,
自己的逼已经够紧了,平时也保养得很好,为什么还要走后庭呢。但只要是男人
喜欢的,自己就一定照办。阿财的插入虽疼,叶蓉还是尽力配合。阿财只玩了一
会儿,就哆嗦的射了,但他是拨出来射的,射在叶蓉雪白的屁股上。

  【太  刺激  太刺激了!很  很少有  有人肯  给我玩  玩玩
玩  后庭啊。】射精后的阿财喘着气。

  这时间也太短了吧!叶蓉感觉自己刚刚热了个身,这怎么可以!

  【我  我可以走了吗  】叶蓉抽泣着问道,多希望阿健拒绝自己呀。

  【走吧。】阿健摆了摆手。

  啊,这就放过我!叶蓉转身望向阿财,希望他再欺负一下自己。可是,阿财
也向她示意可以走了。

  叶蓉只得怨怨的去找自己的衣服,真是太不像话了!连肛交都满足你们了,
你们才一人干我一炮,时间还那么短,简直气死我了。

  【我同意你走,没同意你拿走衣服啊!】

  叶蓉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脸上却只能惊恐的说:【你们  你们怎么可以这
样,不是说好放我走嘛,没衣服我怎么走。】

  【你的衣服,我们要留做纪念。】阿健坏笑着说,【除非你过来给我口交!】

  叶蓉感到阵阵甜蜜,下体好像又要湿了,就是嘛,我又不丑,技术也不差,
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我呢。

  【呜,你们这帮流氓,无赖  呜  欺负我  】叶蓉惨兮兮的样子让人
更想欺负她了。

  【别哭了,想回家早点开始吧!】阿健厉声说道,他张开腿,指了指自己的
肉棒。

  【呜  我不会  我不会  】叶蓉偷偷看了一下,毕竟是年轻人的肉棒,
恢复得快,已经比刚才有些大了。

  【肛交都做了,口交不可能不会吧,快点开始吧。】阿健有些不耐烦了。

  【我真不会  你那个  好恶心  】

  阿健立刻拿起叶蓉的衣服用力撕了一下,只听到【哧】的一声,不知是上衣
还是裤子,被撕了一个口子。

  【不要撕了!】叶蓉赶紧扑到阿健面前,跪着舔了一下他的肉棒,真是,不
能太熟练,差点露馅!叶蓉将龟头含入嘴里,裹紧不动。

  【用舌头舔!】阿健命令道。

  叶蓉于是按照阿健的指令,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动作也装着笨拙的很。但
阿健很满意,从嘴里不断膨胀的肉棒就感觉得出来。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既要
女人会口交,又不希望女人太熟练。这个阿健更是怪,他要求叶蓉做的很多动作
都是错的,并不能刺激到肉棒上最敏感的地带,而他的表情却很爽的样子。

  【这个美女居然肯用嘴巴给你舔鸡巴,真是没想过啊  】阿财凑过来说。

  【我也没想到,我只是这么一说,哪知道她真的舔了  】阿健笑嘻嘻的。

  原来这个阿健是第一次玩口交啊,还假装是老手。我是假装第一次玩口交,
其实舔过的肉棒不知道有多少根。你居然还指导我的动作,怪不得全是莫名其妙
的指令。叶蓉好气又好笑,于是裹紧肉棒,反复快速吞吐了几次,舌头灵巧的在
龟头的尿道口打了几个圈,然后猛得一吸,阿健立刻刺激得叫了起来。

  【啊啊啊,太爽  太爽  你  用力吸  就这样  啊啊  要射了
 】阿健还没说完就射了叶蓉一嘴。

  叶蓉对精液很有兴趣,本想全部吞下去,转念一想这不就暴露了嘛,只得吐
了出来。但还是偷偷品尝了一点。嗯,味道还不错,精壮男人的精液就是腥味大。

  【真爽真爽!】阿健喘得气,看上去爽得不行,【你伺候得不错,可以走了。】

  叶蓉看了看他,心想我还没想走呢,于是低着头问道,【我可以穿回衣服走
吗?】

  【可以可以!】阿健将衣服扔了过来。

  叶蓉抱着衣服,看了看阿财,【我真的可以走吗?】

  阿财看了看自己低垂着头的肉棒,不吱声。

  【真的只要口交一次就行了吗!】叶蓉有点急了,快逼我再为你们服务一些
内容吧。

  【不行!】阿财突然两眼放光,【你也得替我口交一次才能走!】

  叶蓉满意的笑了笑,怎么事事都要我来提醒呢?她跪到阿财跨下,抬起头含
住阿财的肉棒,用舌头反复来回在肉棒表面舔扫,然后又将舌尖轻轻的舔舐马眼,
阿财很快就吃不消了,爽得直哼哼。

  【爽  爽  爽  】阿财只能说一个字来表达他的意思了,其他一个词
也说不了了。

  叶蓉口交技巧的确高超,每一个享受过她口交待遇的男人都对她赞不绝口,
更何况这两个从来没有口交经验的农民。只几下,阿财就受不了了。

  【拨  】阿财一个词都没有说出来,就赶紧拨出肉棒,随即射精了。精液
有一部分落在叶蓉抱着的衣服上,但更多的射在叶蓉脸上。

  【啊呀,对不起,射你脸上了  】阿财见叶蓉秀气的脸上挂着自己的精液,
十分愧疚。

  【呜  射我脸上,又欺负我  呜  】叶蓉觉得很有意思,还没有人射
过自己后还说对不起的。

  【财哥,你这叫颜射!哈,还是第一次见呢。】阿健托着叶蓉的下巴,欣赏
着。的确,叶蓉那绝美清纯的脸上,流着男人的精液,更加性感了。

  【我现在  还要做什么  】叶蓉觉得还没有够。

  【走吧走吧。】阿健阿财异口同声。

  【我  我  我要报警  】叶蓉做最后的努力,希望他们不要这么放过
自己。

  【报警?好啊,派出所所长是我舅舅,我玩了多少女人都没人管我!】阿健
得意的笑着。

  叶蓉知道,这算是彻底没戏了,只能明天再想办法了,于是披上衣服【哭】
着跑走了。

  第二天,叶蓉在分厂管理人员的簇拥下,开始了正式的视察工作。她先是视
察了附近几个可以提供壮劳力的村庄,引起了轰动。农民们惊叹于叶蓉的美貌,
几乎看傻了眼。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娇弱美貌的叶蓉,会是公司派来的高层人物,
会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叶蓉亲切地与农民们打招呼,跟他们交流,并一一握手,
向他们承诺会继续提供就业岗位,农民们感激涕零。回到分厂继续视察时,她看
到了那两个门卫,阿财和阿健,他俩以震惊和怀疑的眼光看着她。

  【财哥,你看清楚没有,那个,那个美女,好像是,好像是昨晚我们强暴过
的。】阿健低声说。

  【这下麻烦了,我早就说了,以她的气质,绝对是个千金小姐或是公司高管,
你偏不听我劝,还把她给强暴了,这下麻烦大了。】阿财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公司高层不都是又老又胖的爷们嘛,怎么会是她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姐。就
算她真的是公司高层,被我们强暴了怎么可能跟没事人一样啊。】阿财觉得被强
暴过后的女人应该情绪失控痛哭流涕才对,而叶蓉却是神采飞扬,脸上洋溢着自
信而亲切的微笑,无法想象她在几个小时前是个被两个肮脏的农民蹂躏过的女人。

  这时,叶蓉也看到了他们。哦,是昨晚那两个进入自己身体的男人,唉呀,
看他们的眼神,似乎认出自己了,怎么办呢?叶蓉思索了一下,对周边的人说门
卫很重要,要单独和门卫沟通一下,周围的人于是不再跟着。叶蓉笑意盈盈的向
阿财阿健走来,全场人的目光随着她移动,她看起来那么自然,那么亲切,笑容
可掬,浑身上下散发着男人难以抗拒的魄力,一点也没有昨晚那个被强暴时的悲
惨形象,甚至当她走近时,阿财他们居然还向后退了一步。

  【财哥!财哥!她走过来了,要干什么,我怕!】阿健竟缩到阿财身后。

  【阿健,你我就等死吧!】阿财也哭丧着脸。

  【昨晚爽不爽?】叶蓉伸出右手,低声说。

  阿财紧张的看着周围,虽然几乎会场上所有的人都盯着自己和叶蓉,但距离
足够远,不可能听到叶蓉的说话。

  【还行吧  】阿财迟疑的看着叶蓉,与她握手。

  阿财站在阿福后面,【昨天  你  是不是  】

  【你们有用强暴来欢迎客人的习俗吗?谢谢你们的招待了。】叶蓉也向阿健
伸出了手,阿健竟吓得没敢握手。

  【昨晚你不是很有胆量吗?】叶蓉嗔怪道。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强暴自己的人
谈论,叶蓉还是头一次呢,感觉特别刺激。

  【你  你要怎样嘛?】阿健的语气好像他被强暴了似的。

  【我能怎么样啊,你们昨晚搞了我,我得要个说法。】叶蓉吟笑着。

  【你,你到底什么人。】阿健很想知道眼前这个被自己强暴过的女人到底是
谁。他心里有点虚,同样一个人,昨晚上可是个胆怯的少女,现在的气场却如此
强大,强大到自己都不敢与她握手。

  【我?吃过你大鸡巴的女人啊。】叶蓉咯咯的笑了,【你的精液味道不错。
我还想再吃一次。】

  【啊!】阿财和阿健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耳朵里听到的话。

  【昨天你们只搞了我一会儿就结束了,哪有那么容易的事。你们必须给我个
说法,必须好好补偿我,我看就今晚吧!今晚你们可要好好表现,我很耐操的。】
昨晚装清纯被【强暴】的感觉虽然好,但自己终究是个贱货,很想以自己真实面
貌跟同样的人再做一次,用自己的淫荡吓吓他们。

  【真的!】阿财阿健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吓得叶蓉赶紧摆手示意声音小点。

  【真的还可以再上你一次!】阿财低声说道,声音有些颤抖。

  【你们为工厂付出这么多,我当然要奖励你们啊。昨晚只是让你们先验验货。】
叶蓉真希望他们现在就冲上来剥掉自己衣服,因为当叶蓉看到他们时,就想起昨
晚的快乐,身体就有些软了。

  【那行,晚上到我家。】阿财声音都抖了。

  【啊,家里?】叶蓉心想不是说乡下人都喜欢在玉米地或是草垛这些地方嘛,
以前跟几任前男友玩野交很有感觉的,【今晚我要做你们的性奴!性奴怎么配上
主人的床?】

  【那你想到什么地方?我们可没钱到宾馆开房。】人穷志短,阿财低下了头。

  【要不就在村里打草场上?】叶蓉刚才视察村里时就看中了打草场这个地方。

  【行,你说哪里就哪里!但得再加一个人,我们福哥,没问题吧。】阿健得
寸进尺,试探着问道。

  【我是你们的性奴,你是主,我是客,又是奴,当然客顺主便,奴听主遣了。
再加一个就再加一个吧。】叶蓉暗暗高兴,她很早就盼望着一丝不挂在野外被一
群狼一般的男人轮暴了,想不到要在这里实现这个愿望了。至于要加个人,没关
系,不打紧的。

  说好之后,叶蓉就继续视察分厂,心思却已经到了晚上。终于熬到夜幕降临,
叶蓉略吃了一些东西,洗了个澡,喷了些香水,打扮了一下,没有穿胸罩和内裤,
只穿了身容易被撕碎的衣服,独身一个进了村,很快找到了打草场。

  打草场并不大,周围是菜田,当中几排草垛,远处传来几声XX叫声,漆黑一
片。叶蓉摸索着靠着一个草垛蹲了下来。【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希望不
要等得太久。】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他们来,难道是被放鸽子了,不可能啊,
自己还算长得可以吧,昨天他们也试过了,应该对我满意啊。难道是害怕而不敢
来了?叶蓉胡思乱想着,不甘心就这么回去。无聊之下,就先脱了衣服,把自己
脱得精光,一丝不挂在躺在草垛下。唉,这些农民,怎么回事啊,要玩早就开始
啊。叶蓉一边想,一边把手指伸到阴唇附近,嗯,嗯,都已经湿了呀,昨晚上被
强暴的感觉,一整天都在身上,下面一直都是湿的,现在好像更湿了,快点来啊。
难道,难道,我今晚上要靠手淫解决吗?作者扣756143881叶蓉把手指
插进阴道,用力的插着,不行,太细了,有没有粗点的,不管是玉米棒,还是黄
瓜,还是木棍,啊,我需要一根粗粗的东西,我的阴道太空虚了,好想,好想家
里那根电动阳具啊,至少可以缓解一下。这些该死的农民!

  正当叶蓉瘫在草垛时,手指快速在阴道里抽插,心里幻想着大肉棒的时候,
一条黄色的XX走近了她,眼睛在夜色中发着光,贪婪的看着叶蓉的裸体。

  【啊  啊  你这只色XX  干嘛盯着我的身子  啊  干嘛在我手淫
的时候过来  你  你要干嘛  】叶蓉借着月色,看到它身下长长的、腥红
的肉棒。

  叶蓉在海港时曾被XX操过,感觉滋味不错,但叶蓉觉得自己总归是人,人的
身子怎么能被畜生的肉棒进入呢,每每想起此事,就觉得羞愧。唯有自己安慰自
己,当时是被几个男人摁着不能动,是被强迫跟XX做的,下不为例,发誓以后再
也不跟畜生做了,实在是太羞愧了。可是现在,好想  好想有根肉棒进入自己
体内,眼前有一根  XX的肉棒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代替一下  破个例
 反正没人  叶蓉咬着嘴唇,伸出颤抖的右手,触碰了一下黄XX的肉棒,整
个身体似乎被电了一下。

  我太需要肉棒了,真的是太需要了,我的身体都快高潮了,这些农民还不来,
这条XX好像是乡下的土XX,跟这些农民一样,都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分厂建在这
片土地上,我作为公司高层,有责任与这片土地的主人搞好关系。今天来跟这些
农民约炮,其实就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来慰籍一下这片土地的主人的,这条XX做为
这片田地的主人,也有权得到我的身体  叶蓉拼命的给自己洗脑,给自己找跟
XX做的理由。

  我先跟XX做,就当是热身,做完立刻把它赶走,不耽误向农民献身的事。叶
蓉身体抖得厉害,这可是第一次主动跟XX做,在她的引导下,这条黄XX扑上了她
的身体,叶蓉也配合着张开腿,将XX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道。

  嗯,嗯,这条XX好脏,好像是条野XX,想不到我叶蓉,这么高贵的身体,要
被这条乡下野XX操。就算跟XX做,也得是条上档次的名犬啊,可现在没办法,这
里只有这一根肉棒,再说,我外表高贵,骨子里,骨子里不就是个烂到极点的娼
妇贱婊子嘛,那么多男人操过的身体,有什么好骄傲的,也许以后会烂到连这条
野XX也不愿意碰呢。叶蓉一点一点的熄灭了自己的自尊,将XX的肉棒插进自己体
内。

  啊!终于被XX操了!我终于还是跟XX做了!这次是我自愿的!没人强迫我!
啊,不,是我勾引这条XX操我的!是我这个贱母XX主动勾引了这条乡下野XX!

  XX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叶蓉的阴道,叶蓉颤抖着发出轻轻的呻吟,它的肉棒
好长啊,跟人的不一样,很滑,嗯,滑到我的宫颈了,没有人的肉棒插到宫颈那
么疼,很舒服,再进来一点,嗯,亲爱的XX老公,啊,我不配做XX的老婆啊,我
在接客,我是个婊子,在接客,嗯嗯,我要伺候好客人,就算是条XX,都是我的
恩客,啊啊,XX肉棒也长,插进子宫了!插进子宫了!XX会把它的精液射进我的
子宫吗?好羞耻啊。

  【你在干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很陌生。

  同时,几支手电筒的强光照在叶蓉身上。叶蓉全身心的投入与XX性交,完全
没有注意到这些农民的靠近。光很强,叶蓉几乎睁不开眼睛。叶蓉想推开身上的
XX,可XX肉棒还和她的逼连在一起。

  【操!这美女在跟XX做爱!】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这太贱了吧!居然跟XX做!】还是陌生的声音。

  【看,XX肉棒还插在她逼里呢。】声音仍然陌生。叶蓉急了,到底有多少男
人在看我被XX干啊,黑漆漆的看不清啊,而他们却可以借着手电筒的强光,清清
楚楚的看光的我裸体,看清我正在被XX干的事实。

  叶蓉惊惶失措,拼命张开腿,想让XX肉棒退出去,可越是着急,XX肉棒越退
不出去。

  【还真是今天在厂里视察的公司高层白领,连厂长都对她点头哈腰的,想不
到是这么个贱货,连XX都可以上。】陌生的声音很多,全是男人的。

  【我们昨天晚上干她的时候,还是蛮清纯的,谁知道是个连XX都可以干的贱
婊子。】总算是个熟悉点的声音了,是阿财。

  【是不是弄错了,公司的高层人物怎么可能给XX干,这个连职业妓女也不一
定能办到吧。】

  【绝对就是!长得这么漂亮,见一面就忘不掉的,做梦都想上她的。】阿健
的口气十分肯定。

  【的确漂亮,白天我看到她时,还以为是仙女来了呢。真想不到,她白天那
么威风,晚上这么淫贱,直接送逼进村。】

  【什么叫送逼进村,是我和财哥昨晚上把她操上天了,她今天视察厂子时主
动跟我们约炮,哥几个都是自己人,哪能有了好事不想得大伙呢。所以就安排在
这里了。】阿健卖着人情。

  【阿健你少卖人情,我们都知道你是准备把这娘们送给福哥玩的,福哥一向
喜欢跟被轮暴过女人做游戏,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农民们并不领情。

  【都一样都一样,别伤了和气,阿健你先把你的XX弄出来。】阿财打了个哈
哈。

  叶蓉羞得满脸通红,觉得自己被这一群农民当烂货一样羞辱。很是刺激。她
很喜欢这样的羞辱,但这次很特别,逼里插着一根XX肉棒被一群乡下男人围观,
从来没有这么羞辱的事情发生。

  【行,我来帮她一下吧。】阿健的人情没卖成,反被抢白,很是尴尬,【再
不把我的XX解脱出来,影响明年配种可不值得。】

  叶蓉听了差点晕过去,原来我连XX都不如啊,人家不是帮我,是帮他的XX解
脱啊,意思是我困住了他的XX,影响它配种了。

  【阿健,我看这娘们就是条母XX,干脆让她给配种得了,哈哈。】农民们哄
笑起来。

  不过叶蓉听得舒服,还露出了笑容。只要有男人的羞辱,叶蓉就会忘记一切
不快。

  阿健也是在装逼,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乱来。他掰开叶蓉的双腿,
将一只手指插进叶蓉阴道里,本来叶蓉的阴道里就很挤,加上阿健的手指,更是
挤得叶蓉皱起了眉头。叶蓉心想这个法子可能不对,但又不好拒绝,只觉得阿健
的一只手指和XX肉棒同时挤在阴道,更加刺激了,叶蓉不由得哼出声来。

  【嗯  嗯  啊  你  啊  倒是快  快点啊  】叶蓉感觉要高
潮了。

  【少啰嗦!我不在帮你嘛!】阿健一急,更胡来了,XX肉棒卡得更紧了。

  【啊啊啊  啊  啊啊  啊  】叶蓉全身发抖,顾不上周围这么多陌
生农民的注视,大声呻吟起来。

  【这小白领好像要高潮了。】【嗯,看她高潮的样子,真贱。】【叫床真好
听。】【叫得太淫荡了。】农民们纷纷议论。

  【啊啊啊啊!啊!啊!】叶蓉听到大家的羞辱声,更加兴奋,双腿勾住黄XX,
将黄XX更紧的压向自己,不由自主的开始缩阴,很快,一次强烈的高潮开始了。
啊,子宫里有冲击感,是XX射精了吗,XX直接射进我子宫了吗,我同时与XX达到
高潮了,啊,好爽啊。

  叶蓉性交次数虽多,但同时与男人达到高潮很少见,常常是男人几次射精而
自己却未高潮,所以一般她都喜欢跟几个男人一起做。但就算这样,有时自己高
潮了,男人也未必准时射精。和男人一起达到高潮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今天,居
然和一条XX同时高潮了!

fywzqaz@126.com